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新闻>> 风采
镶嵌在北非马格里布大地上的“彩带”
时间:2018/09/05

重返马格里布

  2006年,刚过而立之年的赵允杰满怀热情与激动初次踏上了广袤的非洲热土,来到马格里布地区参加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的建设。一晃12年,曾经的白皙少年成了黝黑大叔,并能在汉语和法语、阿拉伯语间“切换”自如。奔驰在所参建的52公里东西高速公路上,这位自称“半个非洲人”的路面试验室主任不无骄傲地说,时间是品质最好的见证,虽完工近9年,它的平坦程度仍如机场跑道一般。 

  当年,与赵允杰一样肩负同样使命奔赴非洲的数以万计,那是一个在中国企业“走出去”版图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年份。2006年4月,中国中信和中国铁建“抱团出海”,经过与由64家国际顶尖工程公司组成的7家投标联合体激烈角逐,最终中标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169公里和359公里的中、西两个标段工程,合同额达62.5亿美元,是当时中国企业有史以来在海外中标的单项合同额最高、同类工程中技术等级最高、工期最短的设计+建造总承包项目。 

  “中国企业‘虎口夺食’,北非的工程承包市场已重新洗牌!”世界媒体惊呼一片。 

  归属“尘埃落定”,“战幕”悄然拉开。中国企业“同台竞技”的是中标东标段工程的由6家日本企业组成的联合体,他们在国际上享有技术先进、管理规范、质量领先的“神话”。当时,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对中国企业代表说,“东西高速公路不仅是你们在阿的名片,更是你们在整个非洲的名片。” 

  3年后,一项完美的超级工程在中国建设者智慧和汗水的浇筑下应运而生,成为阿尔及利亚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引擎”。到2018年,这个非洲第四大经济体在这张“中国名片”上以12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已奔驰了9年,但当初由日本联合体承建的东标段84公里路段却始终处于停建状态。这一次,为了啃下这块“硬骨头”,赵允杰们又来到了曾经奋斗过的马格里布…… 

神奇的东西高速 

  在湛蓝的地中海和苍茫的撒哈拉之间,阿拉伯马格里布地区傲然雄踞于非洲大陆西北,它由阿尔及利亚、利比亚、毛里塔尼亚、摩洛哥、突尼斯组成。绵延7000公里的北非公路是五国联盟的重要通道,东连突尼斯,西接摩洛哥,规划全长1216公里的东西高速公路如一条“彩带”横贯阿尔及利亚北部24个省区,沿线聚集着全国90%的人口,是阿尔及利亚建国以来最大现汇项目,被称为“世纪工程”、“总统工程”。 

  2006年,东西高速公路在建927公里的三个标段分别被中日两个联合体中得。布特弗利卡总统向两位“选手”郑重强调,“东西高速公路工期是40个月,而不是41个月。”时任中方联合体董事长华东一感慨说,“在世界范围内的同类规模公路项目中,我们的建设周期是最短的。” 

  6月的阿尔及利亚气候凉爽宜人,中铁十四局的“先行军”已在承建的M1、M2标52公里线上排兵布阵,而与之并肩的还有联合体麾下中交一院、铁二院、中土集团、中铁十二局、中铁十七局、中铁十九局、山东路桥、新疆兵建集团、中国十五冶等国内设计和施工行业的“领军者”。但由于在语言文化、设计理念、技术规范等方面上的差异,业主在时隔一年后才发布开工令,实际施工日期只剩28个月,“中国军团”面临严峻挑战。 

  “初来乍到”的中国建设者很快发现,在国内很容易做的事情在这里却处处碰壁,浑身有劲使不出。东西高速采用欧洲规范和标准进行设计和建造,是非洲地区建设标准和技术含量最高的公路。时任工区总工程师的赵昌栋对那段刚“入乡随俗”时的境况记忆犹新,“面对着CCTP等新规范,只有从头开始学,一点点地啃,前期的技术工作,基本是摸着石头过河。” 学技术规范,学当地的阿拉伯语和法语,兄弟单位互相交流,到相邻日本和意大利标段取经……拼命学习成了中国建设者克服“水土不服”的良方。 

  “先集全局之力干好2号营地这块‘试验田’,为其他5个营地成本控制提供参考。”在中铁十四局项目部驻地会议室,项目领导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因为除了资金,他们没有任何经验可以借鉴,也没有其他有效资源可以直接利用。三个月后,他们顺利实现入住目标,前来学习的单位纷至沓来。凭借“解放思想,破除迷信,以我为主,积极推动”的理念,中西标段的被动局面逐渐扭转。 

中国建造在非洲 

  K274马鞍型路基开挖现场,9级边坡初现雏形,工人们在降雨之前抢先对工作面进行防护。一位中国技术人员说,“遇水崩解,失水收缩,在国内很少见分布这么广的泥灰岩地质。”东西高速沿线地形复杂,滑坡、溜坍等地段占23%,泥灰岩地质段占65%,被欧洲工程界称为“地质工程师的灾难”。在优化施工组织设计和邀请专家论证的基础上,他们采用大开挖方案和抗滑桩+框架梁设计方案相结合,经受住了最严峻的雨季检验。 

  因文化上的差异,阿籍员工周末从不加班,工作日也只工作8个小时,劳动量难以满足工期要求,中国企业必须要挖掘人力和物力的“最大潜能”。OA251桥是阿尔及利亚第一座悬灌桥,紧邻公路和铁路,33万伏高压线高悬在空中。为抢回因禁止使用炸药而影响的工期,30台破碎锤挖掘机隆隆作响,不间断作业,与中标段一项目部一千四百多台套机械设备奏出了大干的强音。 

  临近夏天,阿尔及利亚中午最高温度接近50度,沥青混合料更高达160度,摊铺队长王正军的嘴唇上满是血泡,裸露在烈日下的皮肤呈现铜油色,他与前台摊铺青年突击队已连续工作了14个小时,创下了东西高速日摊铺1.04万吨的最高记录,而这样的青年突击队在中标段一项目部就有5支,在中西标段16个项目上更是随处可见。24小时里分2班、3班和4班倒,中国建设者的劲头令阿籍工人折服。 

  除了在质量、进度、环保上的“硬功夫”,他们还把国内高速公路和客运专线的成熟模式复制到现场管理,安全文明施工和工地形象独树一帜,“中国标准”格外吸引眼球。在OA251桥桥梁合龙仪式上,阿尔及利亚公共交通部长连续三次称赞:“中国人了不起!” 

中国“种子”结果了 

  “每排宿舍前面都有菜园,每个人管理一片。”赵允杰记得很清楚,当时他们营地菜园足有两分多地。“开心农场”与业余文化设施成了各营地“标配”,缓解了中国中国员工的思乡之情。 

  中国企业在阿尔及利亚大地上种下的不止菜种子。2008年,机械操作手赛德等三人被评选为二季度优秀阿籍员工,拿到了奖金,照片上了光荣榜。在东西高速中西标段上,有两万多名阿籍员工与中国员工并肩战斗,有的项目比例高达5:1,中国企业的社会回报计划和“属地化”管理让他们长久收益。“刚开始都是中国师傅带我们,现在我们自己组成工班,跟师傅们干的一样快、质量也一样好。”赛德家有五口人都在东西高速上干,他们用挣到的钱盖了房成了家。汶川地震发生后,家境并不宽裕的赛德主动向灾区捐款3000第纳尔。 

  阿尔及利亚是穆斯林国家,斋月期间白天不喝水不进食,尊重当地的习俗和信仰已成为中国员工的习惯。王正军说,“不管多热,渴的时候我们都会偷偷躲到一边去喝水,吃饭更是要远离。” 

  2008年3月6日,从BBA孟苏哈镇到阿西尔镇的20公里N5公路上近千辆车辆因雨雪搁置或抛锚,交通陷入瘫痪状态。印有中国中信-中国铁建联合体标志的机械及时出现在受灾现场,三个多小时后,道路恢复了畅通,脱困人员连连从车窗内伸出大拇指。翻开中铁十四局的沥青混凝土用料记录,有这样一组数字:阿西尔镇小学道路,550吨;艾尔玛哈镇疗养院道路,850吨;孟哈苏镇道路,747吨……阿尔西镇长说,“中国企业帮助我们不附带任何条件,我们很乐于跟他们打交道。” 

  到2010年中西段提前通车时,中国联合体直接劳务输出1.3万人,不仅带动了中国近百家设计、勘察、施工、物流和设备供应商的产品出口,还为阿尔及利亚提供了近10万人的就业机会,通车后为当地经济发展带来了无比巨大的推动作用。 

向东,“路”在延伸 

  历时7小时,中铁十四局东西高速东标段项目部顺利完成GNT B垫层试验段的施工,各项检测指标均符合设计规范要求,业主和监理不由地向赵允杰等老朋友们竖起了大拇指。 

  停建8年后,东西高速东标段84公里路段重新启动,“中国方案”和“中国智慧”成为首选。在这期间,赵允杰先后参建了贝佳亚连接线项目、东西高速MN1和MN2道路改造项目、阿尔及尔新机场停机坪项目,真正成为国际化施工队伍中的一员,见证了中国企业从“走出去”到“扎下根”的历程。 

  中国驻阿尔及利亚大使杨广玉说,阿尔及利亚是阿拉伯国家中第一个与中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国家,这充分体现了两国好朋友、好兄弟、好伙伴的密切关系。 

  在2011年获“中阿合作杰出贡献奖”的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就是一座架起中阿友谊的桥梁,它被评为中阿十大影响力工程,在2018年又斩获詹天佑奖,成为历史上首个获得该奖项的非洲工程。 

  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有更多的中国企业和建设者秉承“真实亲诚”的理念走向了非洲。 

  2018年7月6日,对于薛乃宁来说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在“赴阿尔及利亚工作欢送会”上,他与另外30名中铁十四局员工身披大红花,接过了“青年突击队”队旗,他们意气风发、斗志昂扬,就在万里之外的马格里布,一条满载中阿友谊的“彩带”正等着他们去再次舞动…… 

  (方洪祥 马金波  供稿)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山东侨报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华商国际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1 88151985
举报邮箱:wj798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