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旅游>> 行行摄摄
一个山东老师亚运城市的温馨之旅
作者: 毕言圣 来源: 山东侨报 时间:2018/08/17

  

  

       

  

  2016年9月,作为山东省侨办外派教师的我被派往印尼莱佛士国际基督学校,学校分三个校区,分别在雅加达南部、北部、西部。 

  我被分派到北校区,在方斌老师(山东滨州人)的帮助下买了一台联想笔记本,印尼盾7000000(折合人民币3500左右),手头现金不够,借了方斌老师3100000盾,第一次花这么多钱我也是醉了。方斌老师,有山东人的魁梧和豪爽,热心助人,是我到现在一直没有任何芥蒂随时联系的好兄弟。 

  买的时候安装的是盗版英文系统,我想改成中文版,与销售商多次沟通、共同努力搞了一周都没有达到我预想的安装效果,而当时我住的公寓没有网络,于是决定利用放假期间坐公交车到南校区公寓去研究安装。 

  

  事先跟南校区的张绪宪老师(莱芜市凤城高中教师)微信联系好,发给我地址,谷歌导航显示38.4公里,搭车费折合人民币130左右,索性我带上400000盾。为了防止失联,我先到公寓下的小商店充手机费,店里的小伙子用他们的手机操作,一直没有成功,甚至他把充话费的手机重启了3次,我的手机重启了2次,一直到了3点钟,他的手机收到了操作成功的短信,我的手机也能够拨打出去,才打给张老师说出发。 

 

 


公交车里提示禁止撩裙

  

  到达公交站是3点57分。我指着手机导航上的B2公交车和要到达的站点问售票员,她也搞不清楚,等了一会儿,另一个工作人员从站内出来,她问了一下,我也把手机让他看。得到确认后,我赶紧掏出钱来,她好像有点为难的样子,但是还是接了过去,并找给我钱,却没有给我票,而是用她的卡刷了一下,我通过了进站口的闸口(类似于国内的地铁进出站口)。 

  我进了站,恰好有两辆公交车停靠在站台。

 


 


图公交车站的样子,跑干线的公交车有专门的公交车道。

 

 

  我拿着手机指着B2分别问两个公交司机,都说NO,并说Long,司机的意思是长的两节的那种公交车。 

  (非高峰期两节的公交车内的场景) 

  这时,一位胖乎乎的女孩主动招呼我排在她的后面,公交车来的时候她指给我说这辆车是,她却没有上车(这是我遇到的第二个好人)。不过每辆公交车上都有一个拿牌子的人,每到一个站点他(她)都举着站点的名字,站在站台招呼乘客从前门上车。 

  确认无误后上车,我要去的站点是Indosiar,谷歌导航显示20站,感觉站了好久好久,外面下起了雨,高楼和人群纷纷向后退去,似乎这才是大城市雅加达的样子。 

  我指着手机问站在旁边的华人女孩,她摇头表示看不懂印尼语,她用英语问我,我一头雾水。我们两个对面坐着两个女人,其中一位穿着黄色线衫,另一位扎着头巾抱着孩子,华人女孩与这两个女人交谈了几句,不一会她就下车了。 

  终于我的站点也到了,我听到车上报站名,不禁身体一震,也看到滚动的显示屏上打出了站名,同时穿黄线衫的女人说着站名提醒我,看来是那位华人女孩告诉她,让她提醒我下车,在16℃的车中,心中不禁升起阵阵暖意。  

 

 

 


 


  

  到站,下车,心头稍微轻松了些。 

  如法炮制,我指着手机问售卡员,可是这次不灵了,售卡员就是不收钱,正在这时恰好一位60多岁的华人奶奶出站来,趴到销售口来问事情。售卡员跟她说了什么后,她主动过来用生硬的中文为我解释:“你必须买一个卡才能进站”。“这个卡要多少钱?”我问。“40块(40000盾),包括卡费、公交费,可以坐7、8次公交车,用完了可以续充,卡不用了可以收回”。(这位奶奶还告诉我,有很多中国人打着中医治病的名义来骗了很多人,败坏了华人的名声,让我见到后不要上当受骗) 

  这个乘车卡就是一张银行卡,上面有磁条也有IC芯片,进出站时,把卡贴到读卡器上闸口就放行。 

  

  


 

  

  进站后,我又问了一位与妈妈一起坐着等车的女孩,她也指给我相同的乘车站台。女孩看到车来了,又起身向我示意是这辆车。随着人群冲上车,一位留着胡子带着帽子的中年男人说着鸟语、挥着手,让我往车厢后面走,我并没有听他的话,反而向车厢前半部分走过去,我在两个坐着的扎头巾的女士面前刚刚站定,感觉不对,车厢前半部分全部是女的,于是只好往后走,来到帽子大哥前面,帽子大哥煞有介事讲起来,他右手指了指前面车厢,又用左手摸了摸自己的胸脯,意思是胸前有奶的才可以到前面去,可能说的是印尼语反正我一句也不懂,只是微笑点头。 

  那时天已经黑了,车起步后他问我到Lama去干什么,我还是微笑点头,他把两手并拢贴到右侧耳朵上做出睡觉的样子,意思是我要在这个地方住下,我点头“Yes Yes”。 

  在还有一站路的时候,举牌的小伙子提醒我让我往门口走一下,到站下车的时候也没有来得及对他说声谢谢。 

 

 


 


 


 


 

  下午6点,下着小雨,出站口对着有一个正在建设的立交桥,我在璨如繁星的摩托车灯中穿梭,拦截着Taxi。好不容易坐上一辆车,给司机我的手机,他戴上眼镜来研究,不知是不是与饮食有关,出租车司机绝大多数都有老花镜。他反复对我说Phone Phone,并做出打手机的样子,说了两遍后我懂了。他让我打电话给能说印尼语的人告诉他地址。我给相熟的人打电话,当时时间是6点20。 

  雨已经停了,天已经全黑,导航显示只有10公里,可是车走了很久,计价表跳到了48000,还没有到达目的地。我记得上次从这里离开的时候没有这么多的弯道和上下坡,于是又用手机定了一下位,位置跳到了印度洋里面,我又给郭庆纯老师打电话对司机讲再次核实地址,司机也停下车到路边去问,计价器跳到52500的时候,终于到达南校区的公寓,给了司机50000盾了事。 

 

 


 

  这是南校区公寓餐厅露台的一次落日 

 

  至此38.4公里,耗时4小时,出租——公交——公交——出租,共花费30000+2500+2500+50000=85000盾,约43元人民币,成功穿越雅加达。 

  还有一个插曲:当我从公交车车厢前半段退到后面时,有一位戴着眼镜中等个头的印度哥哥,是的,我感觉是他主动凑过来帮我,可能他英文比较好,也很是热心,可惜我英文太差了,他说了几句话,我接了一句半,其他一头雾水,他的热情被我冷酷的英文水平浇灭了,在全车人面前有点悻悻的。在这里对他说一句:“感谢您,很对不起,竟然让您遇到了热心助人,而不能发挥出来的尴尬。” 

  令我感慨的是雅加达是一个温情的城市,一路遇到7个好人。 

  感谢微信,感谢谷歌,感谢遇到的7个好人。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山东侨报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华商国际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31 88151985
举报邮箱:wj7986@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