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文化>> 文化新闻
总会想起那张照片
作者: 许雅洁 来源: 山东侨报 时间:2017/09/04

    

  

  

  

  寻寻觅觅,百转千回。在丝丝隐隐的记忆中,总有你的笑颜。跌跌撞撞的,我从梦中醒来,拉开了梨木做的第二个抽屉,拿出了封尘已久的你,不禁的,我再次,泪眼滂沱。

  我抹去照片上的灰尘,看着你。照片早已被岁月的痕迹冲的发黄。你却被定格在二十岁的年华中,永不归来。照片上的你,一脸的朝气蓬勃,明朗的笑着。这是年轻时的你,是风华正茂的你。想想自己,不也就处于这青春年华罢了?正好,是一个生命的轮回。

 

  只可惜你,不在了,我的爷爷。

  与你的时光,又纷至沓来。又似回到了那个诺大的庭院,又似看见你的笑颜。记得儿时,你常常把我和姐姐抱在腿上,一遍遍的讲着天上的神话。我时常天真的望着还没有被污染的天空,数着天上的星星。

  “爷爷,天上为何有那么多的星?”我扬起脸来问你。你慈蔼的笑笑,摸了摸我的头发。“呵,”你吸了一口烟,缓缓吐出。“闺仔,天上有着好多神仙呢。每人都能当一回神仙呢。记着东村的那个老奶奶么?她就去当神仙了。神仙,是住在星上的。”我笑了,抓起你粗糙的手,兴奋的问你:“爷爷,你也会当神仙吗?当神仙一定很好玩,我到时候陪你一起当。”

  我记得,你当时缄默了。你抽着烟,小火星一闪一闪的,还挺好玩。我也感觉自己说错了话,默默的蹲在草从中拨弄着蝈蝈。半响,你叫我。“时候不早了,回家睡吧。”我看着你用袖口擦了擦眼睛,便悄悄的问:“爷爷,你哭了吗?我说错话了。”你笑了,拉过我的手。“哪有的事,爷爷怎么会哭呢?只不过是眼里进沙了。”没风,好端端的那来的沙?我笑了,你也笑了。

  你对我特别好。初过年的时候,你总是领着我走到街头,给我买一个还烫手的金桔酥。我吸溜吸溜的吃着,你总是笑眯眯的看着。回来的路上,手中或许又添了一串冰糖葫芦,一个小糖人。你从来不吃,只说不喜欢。有时,你会让我骑在你的脖子上,带着我回家。不过,结局总是我俩都被奶奶臭骂一顿。你也不恼,只是乐呵呵的笑着。

  后来,我渐渐长大,你硬朗的背也愈来愈弯了。过年的时候,你依然给我买许多好吃的,但却不再背我了。那时的我不懂事,嚷嚷着要骑你。你拗不过我,让我坐在你的肩上。你站起来时,我感到你的吃力,你也不如以前高了。虽是寒冬,但你还是不停的冒着虚汗。“驾,马儿嘚嘚。”我高兴的扭着身子,那是你最后一次背我。

 

  回到家后,奶奶把我一下子从爷爷肩上拉下来,拽的我胳膊生疼。“闺仔怎么这么不听话!爷爷不舒服,不是不让骑了吗?”她板着脸训斥我。我哪受过这般委屈,便大哭起来。奶奶又接着训爷爷:“她都六岁了,你还让她骑?你还身上不舒服呢,现在好了?”爷爷皱着眉,向奶奶轻声说:“不怪闺仔,别吵她,是我让她骑的。”他走过来,轻轻抹去我脸上的泪花。“快去吃饭吧,奶奶做了好多吃的呢!’’

  后来,我上了小学,再去爷爷家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爷爷有些健忘了,但每次我回家,他还是会上街头,给我做上许多菜,买上许多“福记”金桔酥。有一次回家,奶奶悄悄把爸爸拉到一边,轻声说:“你爸最近老是身上疼,老了,你接他上城里待几天吧。”我听了,跑去问奶奶:“爷爷是生了什么病?”奶奶听罢,只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临走时,爸爸执意要让爷爷去城里待段时间。爷爷摇摇头,沙哑着声音说:“不行啊,过几天秋麦就熟了,农忙时节,我不在,你妈身体会累跨的。等农忙过了,中秋时我和你妈一起去城里。”他又看向我,笑笑:“闺仔啊,以后一定好好学习呀!”我只是不耐烦的应了一声,没想到,成了难以再次相见的一面。

 

  可惜,还没等到中秋,爷爷就出事了。他因为疼痛倒在了田里,送到医院时,医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几个字:“肾癌晚期。”那时的我虽小,但看着悲痛欲绝的家人,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三天后,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我走到爷爷的跟前,看着生命垂危的他,心里有说不出的痛楚。

  爷爷半眯着眼,看了看我。“闺仔,不哭。爷爷要去当神仙了,会在星星上看着你。”

  这就是我和爷爷的故事。爷爷的花儿落了,但我一直珍藏着那张照片,珍藏着爷爷的年华。

  不知何时,我睡着了。梦里,我又想起那张照片,想起了我的爷爷。

 

                                                                                                                       作者系日照市新营中学八年级学生

本网站所刊登的各种新闻﹑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山东侨报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